liuda.io

「少女情怀总是诗」Girl’s mood always wet.

商业 LOGO 演化与毕加索的公牛

我工作多年,就是为了让人们说,这看上去很容易。
—— 享利 · 马蒂斯(Henri Matisse)

2016 上半年以来发生了三次引起群众广泛关注及讨论的新 logo 及整体 Brand Identity 演进:

HP:

alt

Instagram:A New Look for InstagramInstagram Brand Guidelines

alt

MasterCard:

alt

费用

设计的价值从来不在技法上,有很多人在讨论 MasterCard 的这个 BI 设计时说「这两个球我也会做。」,代表什么?这个 logo 的技法难度低,而事实上世界上绝大部分 logo 在稍微受过一定专业训练的人眼里难度都是极低的。

设计的价值在这个商业社会中可以用通过价格的数字来部分衡量,但有限,把价格当成一个设计的绝对成本和价值来看待没有意义,实际上每个项目价格的数字并不是完全代表设计的本身,甚至很大程度上和设计本身并没有关系。

以上观点,与艺术同。

每个 logo 在设计时都不止是做为一个 logo 单独存在,要考虑到它在整个 Brand 的繁多情境下的使用性及效能,即一个 logo 设计确定前,要保证它在各 App,各种类型屏幕,各种合适尺寸,视频广告,UI 动效,各类印刷品,甚至黑白印刷品等所有情景下都有稳定的视觉效果。

三个设计中,个人认为 HP 的设计最具才华,MasterCard 的设计效果最好(个人猜测其设计调研也做得最充分),Instagram 中规中矩,但大家无疑都是在做正确的事情。

美丑

所以到底哪个最漂亮?而「漂亮」只是「美」这个难以观察却易于感知的概念里非常小的一部分。事实上,这三个品牌形象演化的前后对比并不在一个艺术本体语言或设计本体语言上。

而一个 logo 的功能性的大部分是其的表现性和象征性,在这一点上 Instagram 的新 logo 进步巨大,或者说它之前的 logo 已经到了不得不换的地步。

如果说艺术的审美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大问题的话,那设计也是一样。不知道是不是很快就会有《如何欣赏一个 logo 》了,但一个事物只要具有存在性,就一定会有创作者及欣赏者之间的审美及价值观上的错位感。

而我坚信,不能因为设计是为大多数人服务的,它的审美就一定要迎合及大众。设计要让大多数人懂,让大多数人爽,那「大多数」是多少?

当类似小米公司,今日头条等白底大红字的海报让社会主义农村风格以另一种形式再生时,是不是又是一种「流俗的易传,高雅的失传」呢?

现代主义

说到 logo 演化甚至 UI 风格演化,可能很难逃过毕加索(Picasso)的《公牛》

alt

而史蒂夫 · 乔布斯(Steven Jobs)在苹果公司内部也曾使用毕加索的《公牛》来做为内部培训的关键,以及产品设计思维的关键。Simplifying the Bull: How Picasso Helps to Teach Apple’s Style

由连接着从中世纪至后印象派的传统西方绘画与抽象表现主义的毕加索来绘制这十一幅公牛形象无疑是信服而又意味深长的。现代主义艺术对设计的引导在当今的时代是那么的显而易见,从内容到形式的转变也仍然充当着当今设计的主要话题。

现代的设计开始需求更多的抽象和更多的深刻,如果说现代艺术是一个来自于内容到形式的变化,或者说是从美的目的性到美的非目的性转化,那现代设计就是从内容的完整性到内容的象征性的转化,从某种意义上说,现代设计已经做到现代艺术的非目的性。

明年是马塞尔 · 杜尚(Marcel Duchamp)《泉》的一百周年,设计离无目的性的艺术还有多远?

一个 80 年代的国产动画:《毕加索与公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