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da.io

「少女情怀总是诗」Girl’s mood always wet.

当代 UI 设计与风格派

De Stijl ,风格派这一起始于 1917 年荷兰的设计运动,对现代设计的影响自不必说,而值得一提的是,荷兰风格派几乎是统治了现在的一个以屏幕为载体的互联网时代的视觉设计。

或者说现在的系统平台及软件产品几乎让荷兰风格派再度「运动」了一次。

从微软的 Metro 开始,没有人会忽视当代 UI 设计与荷兰风格派的关系。Metro 设计语言本属于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风格,而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风格本身就来源于荷兰风格派.

Metro: The Start screen as seen in Windows 8.1, without text, backgrounds, and other non-geometric material.
Mondrian: Composition C. 1920

为什么是风格派

一直奉行包豪斯风格的苹果公司放弃了拟物化设计进入扁平化的那一刻起即意味着将实体世界的外部特征剥离,抽象成为元素成为了设计中的第一步,而这也是风格派的核心特征之一。

风格派强调纵横结构的反复使用,而从传统客户端到 Web 前端到如今的移动端的 GUI 构成方式,都是以纵横结构为基础的,即从技术角度说,程序员们构成客户端 GUI 的方式就与风格派天然的一致。当前各类 Web 技术中使用的 Framework 的 Grid 引擎及 iOS 中的各类 UI 控件,就如同风格派最原始的「支撑」概念。

风格派与当代 UI 设计的气质如此符合,原因无外是两点,1. 技术上纵横的结构更容易实现,也更适合展示内容与文字。 2. 抽象化的元素组合更容易形成一套统一的设计语言。

「新 UI 式风格派」与传统风格派的差异

与传统设计或与传统的平面设计相比,UI 设计要承载更多的内容和文字,具体可以参考这篇文章:WEB DESIGN IS 95% TYPOGRAPHY,而其实不止 Web Design ,所有平台的 UI 设计的大部分都是传统平面设计中的 Typography ,而这一点,让其与传统荷兰风格派产生在均衡和对称上的部分差异,风格派更强调不均衡,但由于 UI 设计拥有更多的阅读场景,所以「新 UI 式风格派」使用不均衡的场景更少,但我们可以看到在不太强调阅读的场景中也依然有不均衡的比例使用。

颜色使用上,风格派强调使用基本原色和中性色,如今 UI 设计的颜色使用的哲学层面其实与这个特征是符合的,但颜色的使用更现代,更丰富。

构成主义与 UI 设计

构成主义与风格派的差异几乎很难用简单用语言说清楚,两者又有着形式上大部分的相同点,但如果仔细去读康定斯基的书,就会发现构成主义在基础构建上更复杂,两者的基础概念还是有所区别的,来源于立体主义的构成主义对元素的使用更宽容也更深入。

显而易见的是当今的 UI 设计,以及包括 iOS Design 及 Material Design 都有很多的进步空间可以参考于构成主义。事实上 Material Design 在设计的理论层面比 iOS Design 更先进,但在实践层面却输于 iOS Design .

Soylent ,手淫与技术进化

「先生,您说的这些毫无意义,只不过是科学上的『加尔文主义』。」

一个不通过与异性发生性关系,只依靠手淫来获得快感的人(这里提到的手淫当然不只是指代男性)在现今社会多半会被视为 Loser .

他们真的可悲吗?

我们暂且不去手淫的历史和其在社会文化中问题,单从多巴胺的获取效率来说,他无疑是高效的。虽然很难想象这个世上会有人主动用持续性的手淫代替性生活,但理性地想一下,每次性生活的成功进行背后都有着巨大的成本,涉及两性关系,时间,金钱。

简单来说,人类为满足欲望付出的代价太大了。我们常说「人类是欲望的奴隶」,大脑被多巴胺,肾上腺素及血清素等化学物质控制的程度超出我们的想象,就像心理学上,就如同锚定效应等人的各种主观心理现象对人分析结果的改变一样。

人类的欲望无疑是进化中最奇妙的产物,我们因食欲而维持生命,因性欲而繁殖。毫无疑问的是,现代社会中的理性人,已经可以做到不依赖食欲依旧保持健康的生命,不依赖性欲依旧可以有健康的子女。欲望诞生于生物进化之中,但如今进化这个词变得无用而低级。

Gautama 领悟到的缓解痛苦的两种方法即,满足欲望和减少欲望,大概也是发现了欲望之痛苦。高效满足欲望和减少欲望的两条道路,都是人类必然要走的道路。

哲学家,悟道者和觉者毕竟是少数,人几乎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欲望,成为自己欲望的主人在人类历史的几千年来一直是一种虚妄。

如此说来,和上面讲的手淫现像相同的,反而已经被我们中的一些人所接受的,那不就正是 Soylent 吗?

在硅谷,世界上最聪明的一群人感觉到了食欲之无用,他们生产了 Soylent 这种形式的产品来达到食欲本来要提醒我们做的事,即补充食物进而维持生命。而完全跳过了欲望的苦恼。在硅谷的 IT 人除了工作强度确实很大外,无疑还是有一些理想的,他们发现了食欲的满足感在改变世界面前是低级的,而满足欲望-更大的欲望或下一次欲望生成-再次满足欲望的无尽循环在他们看来无疑是低效而费神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持续而习惯的手淫并主动放弃性生活和 Soylent 是一种事情,它们还无法让人类从欲望中解脱,但它们一定是一种尝试和方法,去松动人类进化的原始桎梏。

当然 Soylent 的解决方法并不完美,依然会带来生理及心理的问题,心理方面更严重些。在这里也并不是提倡现如今就完全对性欲及食欲进行代替。

生物的进化是一条完美的设计流程,但在人类诞生之后,它变成了一条低效无比的流程,人类不喜欢等待,人类的技术进步不会等待人类的第二次进化,技术不仅会改变社会的规则,更会改变人类自身。

工具,药物,互联网会让人类如何进化。我们只能祈祷让人类更喜欢思考与阅读吧。但无论如何进化正在发生。

做为一个基因寄生的宿主,我们被多巴胺受体D4影响得太多。

延伸阅读:

Book 《孤独的性:手淫文化史》
Book 《基因组:人类自传》

Soylent: What Happened When I Went 30 Days Without Food

猪的迷思

猪:我们要小心养猪人,他让我们更像猪了。
另一只猪:我们都已经是猪了,至少养猪人会给我们猪食。

或早或晚
我都逃不过你
就像现在
或快或慢
我都逃不过这雨

021

Restart me to update your lov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