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uda.io

「少女情怀总是诗」Girl’s mood always wet.

影子

我留着你的影子
挂在那里
就可以望着你的框子
却不用面对你的样子

「什么是你最喜欢的事情?」

这 20 多年来,对于「什么是你最喜欢的事情?」这个问题可能大概有了个答案,自以为最热爱的事情大概是创造,而在创造里最爱三种,造物、造境和造梦,物以为用,境以为感,梦以为盼。

小额支付,内容与广告

20 世纪 90 年代后期,伯纳斯 - 李尝试通过自己领导的万维网联盟(World Wide Web Consortium,W3C)为万维网开发一个小额支付系统。他的想法是在网页中嵌入处理小额支付所需的信息,然后让银行或者公司利用这个系统来建立不同的「电子钱包」服务。但是这个计划一直没有得到实行,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银行的监管规定总是在不断地变化。「在刚开始的时候,我们先尝试为内容发布者是现小额支付功能,」安德森揭示道 ,「但是当时身处伊利诺伊大学的我们没有足够的资源去执行这个想法。我们被信用卡系统和银行系统阻挡了步伐,跟那些人打交道是一件非常通苦的事——难以承受的痛苦。」

If a system for metering or paying for content had been devised, the entire business of publishing and journalism and blogging would have turned out differently. Producers of digital content could have been compensated in an easy, frictionless manner, permitting a variety of revenue models, including ones that did not depend on being beholden solely to advertisers. Instead, the Web became a realm where aggregators could make more money than content producers. Journalists at both big media companies and little blogging sites had fewer options for getting paid.

时至 2013 年,伯纳斯 - 李开始重新启动 W3C 小额支付审定工作小组(Micropayments Markup Working Group)的部分活动。「我们正在重新研究小额支付协议,」他说,「它将深入改变万维网的现状,而且它还可以是现很多功能。如果人们能够通过优秀的文章或者歌曲获得收入,这样肯定会鼓励更多的人投身于文学写作和音乐制作当中。」

安德森表示他相信比特币会是一种更好的支付系统。「如果我可以乘坐时间机器回到 1993 年,我要做的第一件事肯定是开发比特币或者类似的加密货币。」

——《创新者》Walter Isaacson

以上为 Issacson 的新书 《The Innovatiors》中描述万维网历史中 W3C 试图尝试小额支付(Micropayments)的一段文本。Issacson 即为之前《乔布斯传》的作者。中间一段英文是我看到的英文版中的一段,不知为何中文版中截掉了,我把它补在了英文版所在的位置上。

现在去看 W3C 关于 Micropayments 的文档,该项目已经关闭。于我们所知的,现今小额支付的功能已经由 Apple Pay ,微信,支付宝,Stripe,Pingxx 等各商业公司的产品用不同方式完成。

从这段历史中我们不必去想,如果万维网发展过程中,像 W3C 这种组织如果话语权更大些会怎样,会不会小额支付在 2000 年左右就普及了呢?Aaron Swartz 会不会给我们带来和小额支付结合,可以让作者直接获得收入的 RSS 4.0 呢?小额支付功能的基础建设无疑从滴滴和快的的战争时就已经大步开始,如今的两年后,在国内的小额支付基础建设在一,二线城市中几乎完成。那么下一步,「The entire business of publishing and journalism and blogging would have turned out differently. 」

喜马拉雅推出的奇葩说团队的「好好说话」课程(一年的课程),198 RMB ,卖了约 17 万份(根据 App 所显示的数据估算)。
罗辑思维的「得到」中目前七个订阅内容(一年的订阅),每个 199 RMB ,共计卖约了 18 万份(根据 App 所显示的数据估算)。

上半年火热的分答和值乎也都是依靠小额支付。

近日,知乎还提供了快捷进行以一定金额进行内容授权的服务的测试(具体文章找不到了,大概是这样)

一时间,依赖小额支付进行的玩法多了好多。依赖小额支付,进行内容或其它产品进行付费的新产品,新项目在近 1 年内一定会持续井喷。除了因为小额支付是个新生的事物,所以围绕它进行发展的项目一定会持续出现的原因外,更多的小额支付让多样的商业模式成为可能,而在一前,只有一种商业模式,那就是广告。

为什么广告是不好的?

在这里我不想从通常的种种商业分析,及关于广告的种种展现形式方法说明。这个世界的运行模式永远来源于内在。而从内在来看,广告最核心的问题是,无论你用什么设计手法重现它,广告的目标永远和产品的目标是不一致的,可能不是 180 度的相悖,那也是 90 度的相悖,它最后和产品永远会形成一个负反馈系统,这系统或崩溃,或所维持成本巨大。

小额支付带来的新式商业模式,让盈利与产品形成一个正反馈系统成为可能。

最后,我依然怀念 Aaron Swartz .

注:有趣的是《The Innovatiors》的中文版《创新者》是在罗辑思维独家发售的。

诗人之死 -《路边野餐》影评

水银在星期三淹没。
Mercury fall in the Mercury Day .

这是一个要在阴雨的下午去看的电影,一首要自已和自已读 110 分钟的诗。

诗人从来都不是一个职业,他们是轻生的大学生,醉酒的农民,穷苦的乡镇医生,无所失去的儿子、丈夫与父亲,落魄的人。

他们生活,在哽咽与抽搐中吐出只言的字句来把活过的一切放进他人心里,然后死去。

手表与时间

走得太慢的人 有时会掉到自己身后
他不过是自己的阴影
—— 李元胜

到最后,人类怀念的只有时间。时间是所失去的追寻和未得到的期盼。

收音机与告别

草原尽头我两手空空
悲痛时握不住一颗泪滴
—— 海子

收音机中断续的歌声是这片笼罩于阴雨的土地的呼吸,你的归你,我的归我。

山路与摩托车

你要是正缓缓向前行进
马匹悠懒,六根辔绳积满阴天
你要是正匆匆向前行进
马匹婉转,长鞭飞扬
—— 张枣

人类发明了骑马,轮子,汽车,火车,飞机,人是要动的,动是因为因果。即使没有发明这些,人也会跑,为了一眼见面或一句音讯。

42 分钟的梦与人生

今夜,悬窗就像半尺宣
写满了判词和七律
诗乃狱中绝学,不坐牢不知
人生该押什么韵
—— 朵渔

陈升他一定是在狱中封锁了语言却打开了心韵。

诗是不可被解读的,诗就像魔术,当它被解读的一刻,它已经消失了。

影片的名字「路边野餐」四个字支离破碎就像片中的细节和台词,像是台下观影的你我的人生,过去与现在交织地活着,听不见说话我们就跳舞。

当代 UI 设计与风格派

De Stijl ,风格派这一起始于 1917 年荷兰的设计运动,对现代设计的影响自不必说,而值得一提的是,荷兰风格派几乎是统治了现在的一个以屏幕为载体的互联网时代的视觉设计。

或者说现在的系统平台及软件产品几乎让荷兰风格派再度「运动」了一次。

从微软的 Metro 开始,没有人会忽视当代 UI 设计与荷兰风格派的关系。Metro 设计语言本属于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风格,而国际主义平面设计风格本身就来源于荷兰风格派.

Metro: The Start screen as seen in Windows 8.1, without text, backgrounds, and other non-geometric material.
Mondrian: Composition C. 1920

为什么是风格派

一直奉行包豪斯风格的苹果公司放弃了拟物化设计进入扁平化的那一刻起即意味着将实体世界的外部特征剥离,抽象成为元素成为了设计中的第一步,而这也是风格派的核心特征之一。

风格派强调纵横结构的反复使用,而从传统客户端到 Web 前端到如今的移动端的 GUI 构成方式,都是以纵横结构为基础的,即从技术角度说,程序员们构成客户端 GUI 的方式就与风格派天然的一致。当前各类 Web 技术中使用的 Framework 的 Grid 引擎及 iOS 中的各类 UI 控件,就如同风格派最原始的「支撑」概念。

风格派与当代 UI 设计的气质如此符合,原因无外是两点,1. 技术上纵横的结构更容易实现,也更适合展示内容与文字。 2. 抽象化的元素组合更容易形成一套统一的设计语言。

「新 UI 式风格派」与传统风格派的差异

与传统设计或与传统的平面设计相比,UI 设计要承载更多的内容和文字,具体可以参考这篇文章:WEB DESIGN IS 95% TYPOGRAPHY,而其实不止 Web Design ,所有平台的 UI 设计的大部分都是传统平面设计中的 Typography ,而这一点,让其与传统荷兰风格派产生在均衡和对称上的部分差异,风格派更强调不均衡,但由于 UI 设计拥有更多的阅读场景,所以「新 UI 式风格派」使用不均衡的场景更少,但我们可以看到在不太强调阅读的场景中也依然有不均衡的比例使用。

颜色使用上,风格派强调使用基本原色和中性色,如今 UI 设计的颜色使用的哲学层面其实与这个特征是符合的,但颜色的使用更现代,更丰富。

构成主义与 UI 设计

构成主义与风格派的差异几乎很难用简单用语言说清楚,两者又有着形式上大部分的相同点,但如果仔细去读康定斯基的书,就会发现构成主义在基础构建上更复杂,两者的基础概念还是有所区别的,来源于立体主义的构成主义对元素的使用更宽容也更深入。

显而易见的是当今的 UI 设计,以及包括 iOS Design 及 Material Design 都有很多的进步空间可以参考于构成主义。事实上 Material Design 在设计的理论层面比 iOS Design 更先进,但在实践层面却输于 iOS Design .